談是非

出自DaMingShan

跳轉到: 導航, 搜尋


作者:王啟芬

一、看圖說故事

讓我們先看看這幾幅圖:


Image:1.jpg

Image:2.jpg

Image:3.jpg

Image:4.jpg

如果你是畫中的老師父,你會和這位修行人說什麼呢?

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:


Image:6.jpg


你又會回答什麼呢?


二、別人的故事


1.

從前有四位僧人相約坐禪,規定彼此七天不能說話。第一天白日的時候,他們都相互遵守,是以坐禪的靜能夠達到非常深入。但到了晚上,夜深之時,一位僧人注意到燈火明滅不定,眼看就要熄滅,於是便站起身,向外喚人來添些燈油。這時,另一位僧人便向他說:「我們應該不要說話的。」第三位僧人聽了,向他們責備道:「你們為什麼要講話呢?」這時,第四位僧人笑道:「只有我沒有說話!」


2.

在宋朝,有一位白雲守端禪師,他到楊岐的門下學禪。楊岐問他:「你從前是跟哪位師父呀?」守端答:「茶陵的郁禪師。」楊岐又問道:「我聽說郁禪師有一天跌了一跤,然後寫了一首偈,你知道嗎?」守端答說知道,便將那首偈唸了出來:「我有明珠一顆,久被塵勞關鎖,今朝塵盡光生,照破河山萬朵。」


楊岐於是大笑著走了。守端禪師愕然,一夜不眠,一直在想老師為什麼發笑啊?第二天,他再求見楊岐,楊岐問他:「你昨天有看到在廟前做儺戲的人嗎?」守端說:「有的。」楊岐說:「你有一點不如他們。」守端驚問道:「師父的意思是?」楊岐回答道:「他們愛人笑,你卻怕人笑。」守端聽了大悟。


三、也可以參考


白陽老人時常在課堂上,舉起手掌問我們:「這隻手,我看到的是手背,你們看到的是手心,到底它是手背還是手心呢?」在人世間,善惡是非這些觀念,並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。一件事沒有絕對的善,也沒有絕對的惡;你認為的善,對別人而言可能是不善,你認為的惡,或許對別人那是大大的善。


由於我們對這世間錯縱的起因與結果並不是全然清楚,所見的世界也並不全面,是以我們必須警惕、必須自問:「我如何能用自我的主觀去評析世界?」倘若小至一花、一葉尚且不能以自我主觀加以論斷,又何況繁複的人事?從自己站立的角度看事情,永遠會帶有自我的主觀意識,而無法得到全面的視野。唯有跳出方向性的思維,超越對立的層面,才可能認識事物的全面。


當我們脫離是與非、善與惡等狹隘思想的捆綁,我們也就能夠超越是非,不再因外在事物而影響到自我內心的平靜。這亦是「做自己主人」的功夫。


四、結語


修行在最平凡處,也是最困難,是非只是其中一個面向。這篇文章僅在拋磚引玉,希望每個人都可以互相分享自己在生活中修行的心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