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陽修者的心行與信念

出自DaMingShan

跳轉到: 導航, 搜尋

家

白陽修者的心行與信念

曾新彰

壹. 白陽修者的心與行

一. 白陽修者之心

白陽大道是在修「無」,不是修「有」,故其存心是以天心為心,以良心為心。實言之,白陽修者之心是:

  1. 無為之心為心----無為是天地運行之精神,是大道遵行方向。
  2. 無心之心為心----是無人心之心,無事之縈繞、無物之牽縛。
  3. 無我之心為心----是無小我、無個人之存在,唯大我之生命。
  4. 無待之心為心----天地萬物皆一元所化,同根同源何來分別。


二. 白陽修者之行

白陽大道修者之行為、行事表現,是效法天地,效法自然,不存利己之心,唯大公而無私。實言之,白陽修者之行:

  1. 是無為之行 大道無為無不為,只問耕耘不言收。
  2. 是無心之行 起心動念合天理,行為表現無有私。
  3. 是無我之行 不為自己求安樂,但願眾生脫陰陽。
  4. 是無待之行 你我萬物本同源,何有分別與對待。


貳. 白陽修者之心與行

  1. 要安貧樂道,正心誠意,不為凡情、俗事所迷。
  2. 要順其自然,隨遇而安,知足常樂,不生妄念。
  3. 要代天宣化,替天弘道,走在人前,不落人後。
  4. 要道為己任,積極行道,修道有心,行道無心。
  5. 要一心向道,行不離道,奉行不渝,永無停止。


總而言之,修道是本份,弘道是責任。白陽修者之心即以天地之心為心也,白陽修者之行即以天地之行為行。白陽修者法天效地,師法自然,無取無求,無我無待,為眾生,為了命,勇往直前,死而後已。


參. 白陽修者的心行信念

1. 內心要達無我之境界。 無我,就是不要以「我」為主。

無我就是不為自己,是先成人後成己之行。

無我就是沒有我之名相存在。

修大道先要去除「我」之相,我相最容易產生自私之心,有我之相就會有你我分別、對待之心。修者要知我是暫存之身軀,是幻相,非是實相,不必為身外之事物太過認真,不可為它而迷失方寸,故修道忌執我身之相,一著相,自性就沉淪,不能達到究竟。

修無我還要除一切相(指男女相、神像相、經典相、文字相、語言相、名利相等),尤其是男女之相。在先天本無男女之分,只是一團靈能,因落入後天有陰陽之太極,才有男女之性別,是幻相,非是實相,不可為它而迷失自己方寸。心中不存男女之相才不會被相所迷(莫說世人,諸多修行很好者不也有人毀在男女之相上,其它相亦復如是),如此才能超脫陰陽五行之氣的拘束。

破我之相,也要破我之執,修道人最忌以我為主,自以為是,頑固不化,這都會妨礙心性的成長,故破執着乃是修道首要者。 天地之大德曰生,天地之至道為公,天地公心一片,天地所謂之「我」而無我之所有,天地之我乃萬物眾生之我,天地本至公,萬物皆本天地之德同受養育滋潤,公而無私乃天地之公德,行於宇宙,乃是自然無私之行為,此是天道之行。天地無我,故能長且久,人既無我,則必能合天地。

2. 外行要實踐無為原則。 無為也是要無心、無所求,也就是心無功德的念頭。

無為是行事不求回報(得福報),但求利益眾生,此即俗謂之「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」。

無為也是沒有目的、這和如來世尊之「妙行無住」同。

做事能無為不求回報,即是天道之行為,所謂「明心見性」也者是心沒一點污染、妄想,沒一點人慾、物慾謂之明心。一些信教者想成佛,其實只要依天道而行,依天理而為,即是在世活佛,死後就是天上佛,還須去求甚麼佛(其實佛字也是一種名相,是一種執著)。 無為也是謙卑退讓,不與人爭名,不與人爭利,好處與人分享,壞處自己承擔。修大道要想成道,只要依天道而行,依天理而為,無心為心,無為為為,無愧心,無愧神,無私無我,光明正大,大道就在眼前。無為本是天地之精神,行無為即合乎天地之行,自可與天地並壽。

3. 心中要有無物的情操。 物是指有形有相之一切,或叫得出名字者亦是物。

沒有物相存於心即是無物,如金錢、名位、財色、利益等就是物,對這些身外之物要視之如浮雲,沒有貪戀之心,沒有強求之慾。修道人對任何事物不可貪著,應了無牽掛,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,對任何事物要抱著「得之不以為喜,失之不以為憂」的心懷來面對。

物也非是不好,而在能善用之,人要能用物,但不為物所迷,不為物所用(即做物質的奴隸) 。心意還要堅定,不為外物所動,心意了無牽掛,毫無貪戀之心,雖有外相,實無外相。所謂「但求我心無外物,何妨外物常圍繞」即是。

仙佛能來去自如,實因祂們心中無物,在諸相皆空而妙有的境界中,若人心稍有物、有貪著之念,法身即受重力牽引,必漸沉淪而下,自然陷六道輪迴之中。故仙佛教人淨念、看開、看淡,即在培育靈性清淨,心無執著,如此靈性才易達於聖界,此即修道的昇降原理。 俗語說「愚人爭我是,智人去我執」,世人之心靈能否超越與整體相契,完全取決於心境的無為淨化和無執著於諸相,仙佛言「逍遙三界外,須存無我心」。修大道者須以平等心、一體心看他人,以無我心、無為心、無物心作準繩,則入世做人,出世修行皆可無入而不自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