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全,曲則全

出自DaMingShan

跳轉到: 導航, 搜尋

王啟芬


曲全,曲則全。

之前在淺化《道德經》時對這幾字思量良久,

起初想到的是:雖途經曲折,但最後來看,卻亦圓滿。

這樣的解釋與第二句我的解釋重合:

枉直,枉則直:看似不公正的事,放在大的時空來看,卻有理可循。


但是後來我並沒有採用第一個解釋。


曲全,曲則全。

《莊子》書中提到,長得好的、筆直的大樹,總有工匠砍伐來做房屋與器物;

而那些長得坑坑疤疤、歪歪曲曲的頑木,卻能得保長久。


其實這兩種解釋都是一樣的。


基礎在我的思想,並將其添入淺化之中:

在這無常的世界上,事物哪裡有一定盛衰的道理呢?

萬事萬物都在變化之中,誰又能明白在長久時空當中所有事物的起因與結果?

我們就像身處一卷長長的繡布之中,總是讓周圍的線扯得我們往某一個方向走;

但若是我們能把視角拉高,便可以看到這幅錦繡的全貌。

世人現下認為的吉,長遠來說可能是不吉;

世人現下認為的凶,未來卻可能保全了自身。

老子提醒世人,必須要超越自我的主觀認知,

更必須要超越當前社會的主觀認知;

唯有不再侷限於「自己」的視角,唯有能夠「無我」、「無私」,

世人才能真正地客觀,也才能跳出這片錦繡再回頭來看錦繡,瞭然應走的路。


但是淺化到最後一句,卻又遲疑良久。

當時因為交稿時間有限,於是交出了,現在再回來思量,

「古之所謂曲全者,豈虛言哉!」

真是不好解釋啊。


曲全,曲則全。

恐怕這個「曲」,就有綜觀全局而不落入主觀之意:

不以主觀忖度世事。

而,枉直,枉則直。

應該也有同樣的意涵。

大恉仍然如是,只是在前後文的銜接上可以更順一些。


今天偶爾聽到一首歌,張宇的《四百龍銀》:


然後,最近的早晨讀物裡有這段話:

Everything that we do is a step in one direction or another. Even the failure to do something is in itself a deed. ... you must be a little nearer to some port or other ...


這又是另一種曲全的解讀。


歌詞中「曲折要重覆到什麼時候才給圓滿?」

但是之於另一個家庭而言,何嘗不也是一種圓滿的到達?

一個人或許不能選擇自己的境遇,但是在一生中,所能夠做的事情遠遠多於 境遇轉折的次數。

月亮從來不曾分開成兩半,也不會隨著時間缺角又圓滿。

被境遇所牽動的人,該去明白的是:為何被牽動的不只身體更是靈魂?

而非著力於掌握、控制與轉變境遇的本身。


境遇本身從來也不曾施加給一個人壓力,而是自己給予自身壓迫。

法農曾說:「我...沒有黑人的使命;也沒有白人的負擔。

我不是歷史的囚徒。我不應該在其中尋找我命運的意義。」

所以他「不是那使我父祖成為非人的奴隸制度的奴隸。」


一個人生長在自由的國家並不是真正的自由,

生活在自由的社會並不是自正的自由,

否則這世界上不會有「幸/樂」也不會有「不幸/不樂」的詞語。

一個人唯有心靈自由,才能夠得到真正的自由,

不拘於萬事萬物,而安於萬事萬物。

或許綜合了以上所有的概念,才能夠解釋得了老子的深義吧!


古之所謂曲全者,豈虛言哉,

誠全而歸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