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心‧心安

出自DaMingShan

跳轉到: 導航, 搜尋


主持人:曾登輝

壹 心是什麼?

心是一個很難捉摸的東西,看不到,也摸不到。可是卻不能否定它的存在,它確確實實存在於我們的內在,並且時時刻刻操縱著我們,影響著我們。它有時像魔鬼、像撒旦,令人望而害怕、生畏;有時又像冬天的太陽,令人覺得溫暖、喜愛。心是什麼?大家充滿了好奇,心理學家研究它,科學家找尋它,宗教家經營它,詩人歌誦它。到現在還沒有確實的定論,難怪古人說「水深終見底,人死不知心」。

以從事心靈修養的人來說,心可以分為「人心」與「道心」二種。人心是有心之心,受環境、習氣的影響,處處以「我」為著想,喜歡計較、批評,顯出自我自私的行為,以成己為主軸。道心是無心之心,沒有人心的計較,效法天地犧牲、奉獻之精神,顯出無我無私的行為,以成人為目標。

古往今來,修行的先知均告訴我們,要捨人心、存道心,才能從事心靈之開發。實則不管人心與道心,都是一心,它只是心境的改變。白陽老人曾說:人心不死,道心不生,就是要我們好好經營這顆心。


貳 不能心安的原因為何?

一般人如果沒有達到自己的願望與期待,內心會覺得忐忑不安。如:學業的成就,工作的順利,身體的健康,家庭的美滿,名利的要求。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而造成不能心安。

修行者為了達道修行的目的,求靜、求空、求成仙成佛,求契應大整體,找不到絕對究竟的原頭,都是心有掛礙,而造成不能心安。

所以不論於塵世中之經營或是修道,只要有所預設目標,而未能達成,都能讓人產生不安的現象。 叁 心安的目的是什麼?

在以前,人之修行是去除煩惱妄想,脫離人間苦海,離苦得樂,登彼岸,以求成仙成佛為目的,以為如此則能心安。殊不知這已經預設了目標,有所求,作為修道之啟蒙階段則可,以此為究竟而求安心則離道遠矣。真正之心安是對於外在一切之事事物物,不論生活上的,或是工作上的,不管如何艱困,內心都能夠如如自在,不受影響。所以心安是在過程之中,隨時隨地都能怡然自在;不是有好的結果,達到自己的理想才能心安。所謂「活在當下」,即是言此。


肆 心安於何處?如何才能心安?

修行不要只在道理上鑽研,而是要在日常生活之中求證,在工作之中求證。如果你對於道理已經鑽研了一段時間,對它的了解確實也不少,但是你的心還是無法安靜,起起伏伏,痛苦煩惱並沒有減少。這證明你還沒有真正了解「安心之道」,所以無法「心安」。

有的人在道理上追求安心之道,但他們卻找不到;

有的人在方法上找安心之道,但他們卻無所得。

因為這些都是向外求,向外求則離目標愈來愈遠,如何安心?只有向內修,向內修「無」,才是真正安心之道。修行的目標並不是設在遙遠的地方,而是內在的自己,它是離你最近的地方。古人曾說「道在邇而求諸遠」,就是要我們從本身修起,不要向外求。

向內修「無」,並不是什麼都沒有,而是找到萬事萬物之「體」,也就是根本、究竟、原頭。它無形無象,隱藏在最內在之深處。我們要如何才能找到他呢?首先必需放下心中一切的「有」,此有並非外在的事事物物,而是由於你的知識、概念、思想、習性,所投射於外的事事物物,它已經加上了太多的色彩,當你把這些色彩去除乾淨後,你會頓然發現外在事事物物的本質和你內在的本質是一樣的,它們處於同一個「體」,它的原頭是一樣的,也就找到了「無」。而此體展現出來的是寧靜、安祥、自在與喜悅。如此不管你在生活之中,或者在工作之中,或者不管在什麼時候,內心安然自在,所謂處事無事,用心無心,無為而為,才是真正的「安心之道」。

剛開始也許沒有那麼容易有如此之心境,建議大家不論在什麼情況下,心情都能放鬆來面對。事情做完之後就把它放下來,讓心能夠歸於零,也就是把心放空。久而久之,自自然然就會達到「有事無事,常若無心」之心境。

當你「無心」了,「我」也就不存在了。此時你就和整體融而為一,雖有我卻無我,雖無我卻有我。如此:

雖然你在工作,並不是你在工作,而是整體透過你在工作;

雖然你在說話,並不是你在說話,而是整體透過你在說話;

雖然你在生活,並不是你在生活,而是整體透過你在生活。

你的所言所行,沒有自我的意識形態(沒有人心),而是以整體的意識為意識(只有道心),那就是「無為」。無心而為,自然達到真真正正的「心安」。也就是心安與汝同在,你不必求安心,自然心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