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徒心路

出自DaMingShan

跳轉到: 導航, 搜尋

目錄


曾登輝老師推薦書籍『使徒心路』 97八月份芽社讀書會_討論題目

使徒心路

曾經有人問我:「和平使者是做什麼的呢?」


和平使者乃是為內心與外在的和平祈求與努力;和平使者以博愛為和平之道,脫離了愛之道,就遠離了和平使者之路;和平使者尊天理而行,寂靜虛心尋求上天對人生的指引;和平使者認真面對與解決人生中的問題,並且深入探索問題真正的含義;和平使者所追求的不是物質的繁華,而是物質享受的簡化,以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為最終目標;和平使者淨化身體、淨化意念、淨化欲望、淨化動機;和平使者會及早捨棄自我意志、人我之別,放下貪戀的執著,去除所有負面的情緒。


一向以來,徒步朝聖者所依賴的就是堅定的信仰,而沒有任何有形的支援。我不停的走,走到有棲身處才歇腳,走到有東西吃的時候才吃。這些東西一定是要別人主動提供才可以,我從來不開口要,然而,食物從不虞匱乏。


別人若送我東西,我即轉送出去。要得就一定要先捨,要捨得全心全意。你絕不會付出太多,絕不會捨而無得。這樣子的生活不是只有聖賢能過,只要肯主動為眾人付出,如你我這樣的小人物就可以做到。


身為和平使者,我還有一項使命,就是揭櫫心靈的真理。這是一樁我樂意接受的任務,並不求任何回報。我不須讚美或榮耀,也不須閃爍的金銀珠寶,僅僅是很喜歡自己能夠遵循上天的囑咐而活。我有許許多多可以奉獻給大家的,其要者,就是依照上天的法則生活。我把通向上天──內心安寧的淨土──的密徑傳授給大家,免費提供,不收費用。


曾經一度,這個「我」徹底死去,從而得到內心的安寧。自那時起,便將從前的我完全棄絕,因為沒有任何必要再延續了。過去的我已死,也無須再復活。是以,不用詢問我的種種,只需問我帶來得訊息。帶信的人並不重要,無須緬懷,要記得的,是信息的內容。


我是誰?你知不知道我是誰,無關緊要。這皮囊,不過是一個身無分文的朝聖者,在和平的道上風塵僕僕;反倒是那看不見的部份,才是最重要的。我靠信仰的力量驅動;究竟智慧的光明沐浴我身;我的精力來自宇宙無窮的能量;這,才是真正的我。


上天以我為器,於此我一直心懷敬畏。我相信,任何人只要能將自己完全託付給上天,都能光榮的為上天所用,並且也能真正的明瞭一些一般人不明白的事。這種情形,別人很可能認為他自以為是。如果是個非常自我中心的人,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,那的確會被人認為自以為是。然而另一種情況是,你內心真正的以上天為主導,因而明白了一些事情,也可能會被不成熟的人當成自以為是。


我願努力以臻至善園滿,盡力隨順天意,依本具最高智慧覺性過生活。當然,我還不算完美,但天天在成長。如果我已完美的話,我就應該像上天那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了。幸而,我能夠做我此生該做的事,也知道在整體天命之中,如何做好我該做的部份。我也切實體驗到了依循上天旨意而活的快樂。


一切對我的讚美於我都無增減,因為我隨即將讚美成給了上天。我因上天賜我走下去的力量而走,因上天賜我資生之物而活,因上天要我說而說話。這一切不過是完全的以天意為旨意,我的一生就是為了這個任務而來。這是我的使命,我的天職,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;做別的,我不可能快樂。


當初,我身無分文的離開了洛杉磯,開始徒步之旅,有的只是對上天的信心,相信祂會賜給我一切所需。雖然我從來未要求什麼,但是一路上祂總為我提供一切。就這樣的,我不曾祈求一樣東西,卻不虞匱乏。


我有信心上天會眷顧我,上天也的確滿我所需。儘管從不知道晚上要睡那裡,下一餐什麼時候吃,吃什麼,我也從來沒有不安全的感覺。在一個人有心靈上的保障時,就不再需要什麼物質上的保障。我大概比什麼人都還有安全感。當然,大家認為我是窮中之窮,我卻知道我是富中之富。我有健康、快樂,還有內心的安寧。這些東西,就算是億萬富翁也買不到。


我工作的心情是很輕鬆愉快的。我見萬物、人人皆美,因為我看見上天存在一切之中。我清楚自己在全體生命佈局中的角色,開心歡喜的做,因而事事平安順遂。我明白我與眾生、上天皆是一體。我的快樂盈溢,發而為對天地萬物的愛與捨。


欲求智慧光明,我直接向光源尋覓,而非反射;同時也依循自己具有的至上光明本性而生活,因此又能接受更多的慧光照耀。智慧是否來自源頭,不可能錯認,因為它廣大圓滿透徹包容,任你闡釋討論。你若能夠接受,那麼我建議採用這個途徑。而那些智慧足夠、能將所得至高慧光立即應用在生活中的人,更是有莫大的福氣!


可向外求得者,好比知識。知識衍生道理,道理的力量很少能強到變成行動。反之,自外而得再於內心得到印證者,或是直接從內心覺知者(也就是我的方式),則如智慧。智慧通向覺醒,所以能立即付諸行動。


我待人的方法是:不會懲罰,不發命令,也不定規矩。天賦於我的工作是打開真理的門,讓人自己去思考,把人從冷漠麻木昏昧中喚醒,讓他們自己去尋找那原本就存在於內心中的安寧。這就是我能力所及的範圍,再多也無能為力了。此外的,就交給更高層次的力量了。


所謂信仰,是相信你的感官尚未能體驗的、你的心智尚不能理解的事物,這些事物先前已經聽聞,並且接受。信仰談之容易,去實踐則是另一回事。對我而言,信仰的意思是:只要願意,人可以主動接近天;而眷顧(Grace)的意思是:上天一直都在人左右,不曾遠離。我一直保持不離上天與使命,這對我是非常重要的。


一向以來,人需要用物質的累積來掩飾心靈的貧瘠,如果心靈開始充盈,物質就顯得不太重要了。然而若要心靈充實,唯有放棄對物質的欲望,追求靈性。只要我們對物質還有欲望,那麼所得到的也就只有物質,心靈仍舊空虛。


那些已經放下自我且替天行道的人,能完成我們看來不可能的事,而他們並不會居功自傲。現在我明瞭,自己乃是這無限宇宙的一部分,與別的靈魂、與上天同為一體,無二無別。虛幻的自我已死,真我控制這個皮囊,用它為上天效勞。


自從我開始這生涯之後,頭髮就逐漸轉為銀白色。我朋友都覺得我瘋了,一句鼓勵的話都沒有。他們覺得我這麼走,遲早會把自己的老命走掉。不過他們沒有影響到我,我勇往直前做我該做的事。他們不知道,因為有了這內心的寧靜,我覺得我好像接上了宇宙能量的源頭,永不枯竭。要我妥協的壓力頗大,不過我不曾動搖。我以愛心告訴這些好意的朋友,人生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路,每個人都可以依照內心的意願自由作選擇。一條是已經踏得很平坦的路,能滿足世俗的欲望,取悅感官,但是是條走不出去的死胡同。另外有一條少有人行的小徑,需要淨化與放下,可是通向不為人知的心靈幸福。


每個人心中都有善的靈光,不管埋得有多深,然而那才是真正的你。我所謂的「你」,究竟指得是什麼?是這皮囊,這身體嗎?不,這不是真正的你。那麼,是那個以自我為主的本性嗎?不,那也不是真正的你。真正的你,是那與生俱來的靈光。有人稱它為:以上天為主的本性;有人稱作天賦的自性,內心的天國。印度教說是涅盤;佛教稱為覺者;貴格教派認作內心靈光。另外也有稱之為內心得基督、基督的同在、對榮耀的盼望,或是內住的聖靈。即使是精神學家也有個名詞,叫作「超意識」。但是這都指的是同一件東西,名稱不同而已。重要的是要記得:它就在你心中。


執著什麼名稱無關緊要,只要你的心能夠向上尋本探源,直到能以那「以上天為主的自性」來觀世界。和這種體驗同時升起的,是與整個宇宙完全合一的感覺,溶入到個人與所有生命完全是一體的安樂愉悅之中:與全人類合一、與地球上所有生物、樹木花草、空氣、水、甚至大地合一。這個以上天為主的本性恆常存在,隨時準備光榮的主導你的人生。這完全由你自己決定,你可以由它主導,也可以不讓它影響你。永遠是你自己的選擇。


從所有閱讀的文字裡,從所有接觸的人中間,你只須取其善者而遺其餘。由自己的內心來引導,溯向一切的本元,從而求得指引,獲知真理,要比從書上或別人身上去找要好得多。唯有你內心明白「這就是真理。這正是我要的」的時候,才是你自己的體驗。就算是你已閱盡天下書,聽遍所有演講,仍要細細判斷什麼才是對你有用的。書和人僅僅有啟發作用,除非它喚醒了一絲你內心的覺性,否則是徒勞無功的。如果要讀書,就一定要讀很多書,這樣才能接觸各種各樣不同的觀點,而後逐漸形成你的看法。


只需想自己這一生之中所有美好的部份,那些艱難不如意的事根本不要去想。忘掉自我,儘所能一心一意為這個世界奉獻。於是,為了這個更重要更偉大的原因,慢慢的把那卑微的自我忘失了,昇華的你於焉出現,那才是你的本來面目。


剛剛說的並不容易做到,不過我可以保證,一旦到達心靈之旅的終點,就會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。這個努力的過程如同爬山,有峰、有谷,而前頭的山總比這一山要高。


有人問我收不收「徒弟」。當然不收。追隨他人並不是健康的事,每個人都應該自己成熟。這個過程是需要一點時間,成長期則因人而異。


你為什麼盯著我看呢?看看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聽我說話呢?聽聽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相信我的話呢?不要相信我,也別相信什麼老師,而寧可相信你自己內心的聲音。那才是你的導引,那才是你的老師。你的老師在心內而不在心外。認識你自己,而不是我。


你可以與我同行,但不要盲目跟隨我。請牢牢抓著真理,而不是我的形體。我的身軀不過是個肉體,今天它在這兒,明天就化為烏有。假若你現在依靠我,明天我不在時,你要怎麼辦?唯有依靠上天,不離仁愛,才會更接近我。


求道之路上,到處都是陷阱和誘惑,求道人必須與上天同行。我建議,腳踏實地,心存高處,如此才能善善相聚。心心念念於付出,就能敞開自己來接納一切;心心念念在依循自己本具的智慧光明而生活,就能敞開自己接納更多智慧;儘量向內求智慧覺光。如果這種接受方式有點困難,那麼就從美麗的花或風景,優美的音樂或文字來下手,尋求一點啟示與靈感。不過無論如何,這些自外而得者,總須在內心得到印證,才真正是你的。


一個人之所以會做出卑劣的事,是因為心生病了;對待這樣的人,應該要像對一個身體有病的人一樣的關懷與慈悲。請記得,除了你自己,沒有任何能傷害你。如果有人傷害你,受傷的是他自己。你不會真正受傷,除非你折磨自己,除非你生氣,除非你以怨報怨。


不成熟是種種障礙挫折產生的原因,我處理的方法是從因下手,根本解決。可惜願意從因下手對治問題的人非常少。相對的,從症狀(果)下手的人卻有千萬倍之多。對於那些想從外在著手去除症狀的人,我祝福他們;不過我還是要繼續不斷從內心來斷因。而大多數人之所以會在內心感到痛苦不寧,就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這些症狀的由來、目的和作用。我們絕大多數人的問題,是不患「為」而患「不為」:


天下將亡 仍不知己之所終 無覺無情 我行我素 日復一日


我選擇以正面積極的方法來做我的工作,我從不覺得我是在唱反調,而是在作和諧生活的見證。一般說來,對事情抱持正面態度的人,能提出解決之道;而唱反調的人則不然,他們只看著那不對的地方,批判指責,甚至說了壞話。當然了,用負面的方式對其本人有害無益,而採正面的途徑則會有好的影響。你去攻擊惡,反會使惡囂張起來,即使它原本微弱無力不成氣候,打擊它恰是給它正當性和力量。如果不但不去打擊,更且以善來感化,不僅惡終將消隱,就是作惡的人也會漸漸改過。正面的方法能啟發人,負面的方法會激怒人。一旦激怒,人往往會以低等的本能來反應,就是暴力和不理智。而得到啟發時,人就會以高等的本性來反應,理性和平。再者,憤怒是一時的,啟示或能影響終生。


有一個準則,可以據以判定你的念頭或作法是不是對你有好處,就是:你心可平靜?如果不是,那麼必有不當之處,就繼續尋覓;如果是,那麼就堅持不移。


內心平靜安寧的人,與他人必能和平共處。有人渾渾噩噩的過日子,或想法子逃避人生,心中是不可能安寧的。心靈要保持安寧,需要認真面對人生,解決困難,向問題最深處去探究真理實相;有的道理雖耳熟能詳,仍應切實奉行,如「唯善法方得善果」;要放下自我,捨去貪戀執著,去除負面心念及情緒;心靈要得安寧,必須為全體眾生的利益付出。全人類是一個整體,我們都是它身上的細胞,無一人例外;在這個世間,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貢獻,自己心中能知。只有用無我的心來為全人類奉獻,才能獲得內心的安寧。


讀書心得

看了這篇文章之後,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什麼感想,是覺得這位和平使者的精神與態度是值得我們參考,亦或是覺得此人的自以為是,不足採信。我們也在修道的這條路上行之多年,我們是盲目的跟從呢?亦或是認真的尋本探源呢?誰又認真的思考過,我是誰?我在做什麼事?我又想走到哪裡去?寫到這裡,這個「我」又用了多少次?

1. 文章中「曾經一度,這個我徹底死去,從而得到內心的安寧。」這個我到底要如何死去,又是如何因此得到內心的安寧?但是從認知上來說,要一件東西去掉之前,是不是先要對它有所了解,亦或是根本沒有這個必要。

2. 文章中「這個以上天為主的本性恆常存在,隨時準備光榮的主導你的人生。這完全由你自己決定,你可以由它主導,也可以不讓它影響你。永遠是你自己的選擇。」人生是最大的考驗場所,它永遠都可以讓你自己決定,當然後果也是自己必須承擔。說公平,它是最公平的自然法則;說無情,它也是最無情的自然規律。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之中,我們要如何跳脫出去?

3. 文章中「你為什麼盯著我看呢?看看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聽我說話呢?聽聽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相信我的話呢?不要相信我,也別相信什麼老師,而寧可相信你自己內心的聲音。那才是你的導引,那才是你的老師。你的老師在心內而不在心外。認識你自己,而不是我。」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?

4. 我們是否已準備好做一個真真正正的人,還是已經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的人呢